终于, 中澳 双方开始了互动。

近日,在 新加坡 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以下简称“香会”)期间,中国与 澳大利亚 举行了两国2020年1月以来的首次高级别官员会谈。

澳防长马勒斯强调这是“关键的第一步。”而澳媒方面也显得颇为兴奋,称中澳防长的会谈标志着澳中外交机制冻结情况正式结束,可能为双方更多高层会谈铺平道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澳两国防长在新加坡会面 图源:澳媒

不过,此次中澳双方的会谈也存在诸多“小插曲”。

尽管马勒斯称这次会谈是“坦诚而全面的交流”,但也承认中澳关系“很复杂”。此外,他还提及了“中国最近在南海‘拦截’一架澳大利亚皇家空军飞机的事件”,并且指责“中国搞军事扩张可能引发军备竞赛”。

作为澳大利亚防长的马勒斯在这样的场合提及这样的话题,显然是一种挑衅行为。正所谓“前言不搭后语”,我们从谈话细节不难看出,澳大利亚想要缓和中澳关系的那颗心似乎并没有多少诚意。

作为 美国 的忠实“兄弟”,澳大利亚一直充当着“反华”急先锋,并且与许多国家的“口头反华”不同,澳大利亚“反华”非常认真。

在不断挑战中国底线后,中澳关系早就已经彻底跌入低谷。

在这样的背景下,澳出口贸易支柱也轰然倒塌,澳大利亚煤炭、大麦、海鲜、葡萄酒等11类大宗商品对华出口已经受限,澳大利亚不少行业出现重大损失,部分企业更是面临倒闭的风险。

当然,澳大利亚的短视还不止如此。

伴随着RCEP的生效,也意味着亚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是大势所趋,这也是亚太地区自己内部完成的经济一体化,美国的那只“手”也无法伸进来。而中国又是亚太地区最大的经济体,这样一个经济一体化区域是离不开中国的,澳大利亚也太没“眼力”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澳两国防长在新加坡会面

对比之下,作为“五眼联盟”成员之一的 新西兰 ,不但与中方举行双边会晤,还公开力挺中方与太平洋岛国的合作政策。

新西兰国防部长赫内尔在“香会”上表示,新西兰尊重太平洋岛国的主权,太平洋岛国有权自行决定与中国的关系,新西兰对此不能采取“家长式作风”。

不仅如此,赫内尔在“香会”期间还与魏凤和进行了会谈,称“会谈可以让中新两国以非常直接的方式互相倾听。”

不得不说,澳大利亚与新西兰比起来的确是缺少了些智慧。

尽管新西兰总理阿德恩上月底在访美期间充当美国的扩音器,但毕竟中国是新西兰最主要的贸易合作伙伴,当中新高官“面对面”时,我们还是可以看到新西兰外交政策的“灵活性”。

此前,新西兰已经与中国签订了升级版的贸易协定。这个协定就是对2008年重新签署协定进行了升级,新西兰90%以上的纸制和木制品都可以享受零关税,三年内新西兰大部分奶制品也能享受零关税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西兰防长赫内尔 图源:新西兰媒体

除此之外,还新增了电子商务、政府采购、竞争政策、环境与贸易等4个领域的规则。

对新西兰来说,“独立外交”指的是其历史传统,强调“根据现实利益处理与他国关系”。尽管新西兰会跟随美国“发声”,但其主要还是体现在意识形态方面,新西兰是不会傻到与中国交恶的。

实际上,每年的香会都是美国纠集盟友在意识形态上围堵中国的最好时机,澳大利亚方面的表态也并不出乎人们的预料。

不过,从当前亚太地区大多数国家的安全战略来看,美国及其盟友在实质性方面上军事围堵中国的战略,因无法像在欧洲那样获得地区多数国家的支持,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宣告失败。

从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美英澳“奥库斯”三边安全伙伴关系,乃至于近期拜登亚洲行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我们都可以看到美国的张牙舞爪,但也能看出其外强中干。

美国在会场外的失败,想要在会场中赢回来,谈何容易!

延伸阅读

魏凤和在“香会”提及美国南北战争 妙在哪里?

直新闻: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在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就“中国对地区秩序的愿景”议题作大会发言。你对这番发言有何观察?

特约评论员 吴蔚:外界舆论普遍关心中国防长会就台湾问题作出哪些强硬表态,会对中美关系作出何等评价,但在我看来,魏部长此番发言的信息增量并不仅仅局限于中美抑或是台海,更在于“中国在世界、在区域内将扮演何种角色”的系统性论述。

我留意到会场的蓝色屏幕上显示的英文题名使用了China’s vision这个表述,因此我认为这则发言也是在向世界讲述“中国视域下的地区秩序该当如何”。考虑到当下这个世界,欧洲秩序正遭受大地震,而亚太秩序又被广泛视为“洗牌前夜”,因此作为区域内的大国,中国的看法具有极大的风向标意义。

魏部长开宗明义,先抛出中国思考:人类社会正经历史上罕见的多重危机,出路在于维护和践行多边主义,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旦将这个解题思路聚焦在亚太,答案便是:各国应朝着构建亚太命运共同体、实现亚太地区持久和平和普遍安全的美好愿景迈进。

魏部长在讲话中援引了《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里的主旨句:中国坚定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中国军队始终是和平之师,也必将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这是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初心使命与建军底色的充分诠释。

魏部长提出了“四个坚持”与“四个反对”,不点名批评美国的“印太战略”是打着自由开放的旗号拉帮结伙搞“小圈子”,绑架裹挟地区国家、针对特定国家,渲染冲突对抗、打压遏制围堵别人。魏部长进一步评价到:任何一种战略都应该顺应历史大势和世界潮流,有利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和各国共同利益。在我看来,魏部长今天的发言一并回击了美国日本方面此前一天“指向性过强且不太友好”的发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魏凤和发言现场

直新闻:外界留意到,魏凤和在发言中措辞强硬地警告了“台独”分子以及妄图干涉的外部势力。你对这部分讲话有何分析?

特约评论员 吴蔚:我认为这些年来,中国的国家领导人,政界、军界高层在国际多个外事场合已经对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进行了充分且直白的宣示。在我看来就是三层逻辑:首先,毋庸置疑,祖国必将统一;其次,我们对和平统一始终抱持极大愿望;再者,倘若红线遭到突破,那么我们将毫不犹豫地使用武力促成统一目标的实现。此次香会也不例外,魏部长“不惜一战、不惜代价”的表述代表了中国军人强军练兵、枕戈待旦的终极使命。

此外,引起我浓厚兴趣的却是魏部长为“不惜一战”表述设置的一个历史情景,他说:“当年美国为国家的统一打了南北战争,中国非常不愿意发生这样的内战,但将坚决粉碎任何 ‘台独’的图谋。”在我看来,魏部长援引美国南北战争作为论据有几个妙处。

首先,这为台湾问题的历史由来作出了“西方世界听得懂”的定性:南北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内战,而台湾问题同样源于中国国共内战的历史延续,是由民族弱乱和内战而产生。因此,台湾问题从根子上就是中国的内政问题,绝不容他国干涉。

其次,南北战争也被称为美国建国以来最为血腥的内战。据统计,约有10%的20至45岁北方男性与30%的同龄南方美国男性在战争中死亡。当美国人民在纪念林肯总统的《葛底斯堡讲话》时,在悼念南北战争亡魂时,在一系列文学、电影作品中追思先辈遗志时,是否又能理解中华民族对于祖国尚未统一、“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的痛彻心扉呢?我相信,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从南北战争的视域去观察台海局势就该清晰地感知到,中国的国防部长在新加坡掷地有声的“不惜一战、不惜代价”绝不是什么空洞的威吓。

再者,南北战争也是一场被外部势力干涉的美国内战。1861年5月,北军对美国南部多个港口实施“联邦封锁”,英国人却使用快速武装走私船给南军源源不断送来武器弹药。那么林肯总统是怎么做的呢?一个字:打!当历史照进现实,我相信香会现场听众以及国际舆论一定能够明白魏部长所讲的:搞“台独”是死路一条,挟洋自重,不会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