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正向互联互通的模拟器迈进

                2022-06-13 12:13:32 北京 看航空
                0人跟贴

                图片来源:英国国防部照片

                伦敦——北约的30个成员国正在努力争取有朝一日能够连通它们的模拟器并进行虚拟演习,以使训练更加有效。

                北约建模和模拟小组主席罗伯特-西格弗里德(Robert Siegfried)在伦敦举行的欧洲最大的训练和模拟贸易展IT2EC会议上说:“我们要做的是连通各国的合成训练系统,以便我们能够日常在一起进行训练。”

                北约成员国认为使用模拟器来取代实战训练有很多好处。他说道,(模拟器)更具成本效益,对设备、车辆和飞机的磨损更小,而且可以在想要了解该条约组织的战术、技术和程序的间谍视线之外进行。

                “这不是用一个取代另一个的问题。”他在一次小组讨论中说:“这是关于找到正确的平衡——你能负担得起多少实战训练,在模拟环境中的训练又能发挥多少作用?”

                美国陆军上校马克-马登(Mark Madden)是北约盟军转型司令部中的建模和模拟/训练技术部门的负责人,他说:“新冠病毒疫情确实使高级领导人对使用技术进行训练大开眼界。”

                目前,“北约在训练环境中使用的东西并不真正能够迅速适应当今不断变化的世界的复杂性。我们相信,开发下一代模拟是满足当今不断变化的世界的需求的答案。这就是我们事实上的目标,”马登说。

                根据西格弗里德的演讲,北约的分布式合成训练愿景要求建立一个“覆盖全联盟的国家级合成任务训练能力同盟,由一致的架构和安全程序、共同的标准和训练目标以及共享的数据提供支持;在团队、集体、联合和联盟层面提供定期和频繁的高质量、安全、沉浸式的作战训练机会。”

                西格弗里德说,北约想要解决的一个突出的效率低下问题是准备一次多国演习所需的时间——通常为12至18个月。他说,对于每一次大型演习,组织总要从头开始——废除前一次活动的所有东西——并重新整合基础设施、网络和安全系统。

                他说,最终目标是大幅减少组织准备时间,例如,这样来自法国和德国的飞行员就可以达成一致在指定时间跳上他们的模拟器,并在任何一天进行(共同)训练。他说,实现这一长期目标的障碍是互操作性,这是北约成员国的一个长期问题,因为它们分别获得各自的军事技术。他补充说,另一个(障碍)是网络安全,这也是北约演习需要这么长时间来重新组织的关键原因之一。

                我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建立基础设施,并在每次演习后将其拆除,然后下次再从头开始。(这样)我们不会有任何进展,”西格弗里德说。他说,标准化正是答案。他补充说,虽然30个不同的国家购买了由不同供应商开发的模拟器,但他们应该有一些共同的标准,以便他们能够连通起来。好消息是这种技术已经存在,西格弗里德说。他补充说,“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这已经被证明了很多很多次。”

                独立研究小组TNO国防、安全与保障组织的建模和模拟首席科学家Wim Huiskamp说,“我们需要一个共通的架构......以确保这样一个复杂的环境能够运作,并且能够提高效率,使其更容易和更有可能受到维护,并使其能力增长。”

                他说,北约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在研究一个 “参考架构”,作为希望连通其训练系统的成员国的指导方针。

                这包括:出于安全目的的顶级识别要求;基于互操作性所需标准的基本构件;以及一个实施计划。

                他说,该计划很快将以指导性文件的形式提供给各成员国,供其遵循。

                马登说,将要出现的新事物需要为所有用户提供可负担、可共享和可重复使用的能力。作为美国陆军的一员,他习惯于仅在这种情况下看待训练。但北约在所有领域——陆地、空中、海上、网络和太空——都开展行动,这增加了分布式合成训练的复杂性。他说:“现在,你没有能够真正代表一个以上领域的模拟,这导致了很多数据方面的问题。”马登说,许多北约国家都认识到,现在可能是升级模拟能力,以便创造可互操作的网络化环境的时候了。

                尽管如此,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已经在模拟世界工作了大约16年。

                “我真的不认为我们现在比以前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他说:“尽管世界上所有的聪明人都在为互操作性而努力,但我们的境况仍然没有真正好转。”

                马登说,下一代训练需要支持地理上独立的领域和国家,以及北约结构中战略和行动层面的复杂作战行动。

                是否有“银弹”这样解决这一复杂问题的解决方案?马登说,没有,但采用模块化方法,来承接较小的任务,可以引导组织达到这个目标。他说:“希望在很短的时间内,你就可以将一个模块插入到一个能力中,并推进这一概念。”他补充说,开始开发更大、更复杂的训练任务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来达成。

                英国皇家空军国防作战训练能力计划的项目经理鲁里-亨德森-贝格(Ruari Henderson-Begg)说,北约需要定期和频繁的高质量合成演习。

                亨德森-贝格说,北约最初的积木式方法将是利用我们在一些不同国家已经拥有的东西。

                他补充说,荷兰、美国和英国都有国家级分布式合成训练能力,或接近获得这种能力。

                他说:“我们事实上可以使用对方的设施来进行北约级别的演习。”

                亨德森-贝格说,今年将是重要的一年,因为成员们正在制定如何实现宏伟愿景的路线图。他说,有几项举措正在并行进行,以推动这一努力。

                将有一系列会议定于今年5月开始,将根据北约的集体需求,研究三到五个使用案例的训练要求。他说,各成员国还将确定他们的需求,确定并同意交付方式,并建立一个架构委员会。他说,在5月的第一次会议结束时,北约应该已经就主要训练工作组的组织结构达成一致,向分组小组分配工作,并最终确定路线图。而且,它还将为2023年的首次分布式合成训练演习做准备,他补充说。

                “这就是我们将确保我们已经得到的途径......并确保我们知道我们试图提供什么以及我们将如何做。我们将知道未来几年我们在做什么,”亨德森-贝格说。

                “我们知道我们要去的大方向,我们也知道我们要追求的终极目标。因此,我们必须在一个迭代的过程中做到这一点,以确保我们正在做正确的事情,如果你需要改变策略,或者我们的方向将略有不同,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而不至承诺得太远,”他补充说。

                北约将需要工业界的帮助,工业界已经参与了帮助北约建立演习的工作。小组成员说,公司应该注意到对信息的要求。

                Huiskamp说,外部专家已经研究了技术上的差距、程序上的差距以及有哪些解决方案。“这当然已经在进行了。而且,随着我们在明年进行这些试验,这种情况将在未来继续进行。” Huiskamp说。

                “我确信,我们将需要供应商,这些不同的现有系统的供应商,帮助我们确保我们的系统是可互操作的,我们可以通过我们打算的方式使用它们,”他补充说。

                马登说,北约的理念是宁可采用或购买,而不是自行创造。他说:“北约不想参与开发一种能力的业务。他们宁愿从一个国家采用它,或从工业界购买它。”亨德森-贝格说,在各个国家追求其合成训练目标的过程中,已经有很多可以轻易实现的目标存在。

                美国陆军正在研究其新的合成训练环境,希望它在2024财年交付。英国陆军正在推行其自有版本的“集体训练转型计划”。英国皇家空军和英国皇家海军也在自己的道路上,使他们认为过时的训练和模拟系统现代化。最终,他们希望合并他们的演习。亨德森-贝格说,正在为这些项目开发的技术应该为北约的目的被加以利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53
                包臀裙美女啪啪